設立華民護衛司署 - Malaysia Bukit Pagar

老照片老回憶

南來的緣由
簡陋的帆船
華人與甘蜜
礦工多華人
身家少得可憐
非人的估俚間
華人吸毒最多
馬來西亞華人
政治思潮演變
豬仔醜惡的名字
華人先移植樹膠
生活貧民窟的華人
回顧華人南來歷史
華人為甚麼叫唐人
華人人口迅速增加
豬仔與新客的悲境
甲必丹制度的興起
設立華民護衛司署
新法令鎮壓私會黨
華人社團紛紛出現
中國政治衝擊深遠
中國領事無能為力
馬華成立領導華人
獨立後改變老觀念
配和國情拓新政途


馬來西亞政治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老照片老回憶
  巫統歷史片斷回顧
  巫統黨爭大事記
  五一三悲劇
  一九六四年後政局
  馬來西亞共產黨
  馬華歷史
  印度國大黨
  政治情色
  百家論壇
  首頁


 
設立華民護衛司署 簡體中文

“華民護衛司署”於1877年正式設立,意味著殖民政府著手干預華人社會問題,且準備將華人置於控制中。其理由是華人南來時,也引進了私會黨的組織。

私會黨在早期是一種含有政治作用的秘密結社,後來竟流弊成為社會的禍患。

秘密會黨之產生,可以追溯至漢代。漢末黃巾作亂,劉關張三雄桃園結義戮力平寇之佳話流傳至今,是為後世秘密結社之模式。元末白蓮會興起,清初,天地會起,前者呈道教之彩色,後者以佛陀為始祖,各擁有極多教徒。及清代,騷亂各地,從未間斷,白蓮活動在川鄂豫魯等省,天地會份扔則在華南沿海諸省,擴展至南洋各地。

天地會之口號為“反清復明”,初期確有雄圖大志,但因組織不健全,不守紀律,以致淪為尋釁格鬥,為非作歹之幫,乃一變昔時之初衷。

馬來亞之發現天地會,早於1799年,時距檳榔嶼開埠不久,而其他已有天地會之支會產生(參見桃丹(木+丹)“馬來亞華裔史綱要”)。

巴素博士說:“馬來亞華裔私會黨,大體來說,是出於天地會分派,亦稱為洪門,也叫做三合,又以‘義興’著稱。1825年,政府曾發現下列私會黨的設立,它的活動是秘密的,雖說它們的存在或許是公開的:(1)義興(Chee Hin-Virtuous Prosperity)。(2)和成(Ho Seng-Harmonious Accomplishment)。(3)海山(Hai San-Sea and Land)。(4)華生(Wah Sang-Life of China)。

這些私會黨也與販賣“豬仔”或“新客”事件有關。“海山與義興,散佈於殖民地各處,會員均服從他們會中領袖的命令及拘束。

他們稱其領袖為‘大哥’。這些私會黨徒,分作4個,8個或12個主要幹部,然後分出許多支派。從唐山(中國)南來的移民,叫做新客,他們到來時會被邀入會,如拒絕,則蒙受迫害”(參閱巴素著“馬來亞華裔史”)。

華人社團未普遍之前,私會黨確然形同華人社會中的民間團體和控制利益工具。英國政府把這一組稱之為“政府中的政府”(Imperium in Imperio)。意味著他們靠勢力建地盤。其中最著名的歷史事件,是海山與義興派系的鬥爭。除在檳城和新加坡等地發生一連串的嚴重械鬥外,最轟動的莫過於拉律暴動。

拉律(Larut)位於霹靂,以產錫聞名。1850年前,此地人煙稀少,只有三名華人。而在吉利包(即太平)的礦區,是由一位華人領袖鄭景貴管理下的海山會員所開採,而在數英里之遙的甘文丁礦區,則為蘇亞昌管轄下的義興會黨員所具有。

雙方各據地盤,水火不容,只要一丁點芝麻小事,便會發生格鬥,而對拉律礦區的爭議,尤其劇烈,以致於1862年、1872年及1874年,先後三次發生拉律暴動事件,情況之惡化,已威脅到全霹靂的治安,英政府乃藉口直接干預馬來聯邦事務。

1874年1月20日,在殖民地總督克拉克爵士(Sri Andrew Clarke)的主持下,雙方遵從克拉克的裁決,並簽署一份歷史性文件“邦咯條約” 。

內容大意如下:

(一)交戰雙方將解除武裝,並將柵欄拆毀;(二)雙方將能自由回到拉律重操舊業;(三)海峽殖民地政府所派出的一名或一名以上的官員,以及有關雙方所選出的兩名華人,將被委任為委員,負責解決對錫礦的一切要求。

在拉律事件後,得益者顯然是海山黨領袖鄭景貴,但更大的得益人是英殖民政府,它啟開了對聯邦內政的干預,也導致英政府加速成立“華民護衛司署”。

話說義興黨魁蘇亞昌(1965年被殺)及李亞坤(1872年遭溺斃)後,由陳亞炎坐上正位,得享利益。且與鄭景貴雙雙被封為華人“甲必丹”。

不過至1880年以後,拉律華人礦區,似乎大部份操在海山會手裡。義興會黨員開始遷至新區域,尤其近打與雪蘭莪一帶。

當時的情形被形容成這樣的:假如你是一位華人領袖,那麼你必須是義興會或海山會的領袖(引自“馬來亞華僑史”)。

政府末正式管制華人團體之前,海山和義興等黨會,無疑自動成為“統治”華人的正式團體。可是他們私利太重,且分幫立派,又無高瞻遠矚的政治理想,無法使華人構成一股政治力量。

到了英殖民地政府比較可以控制局面的時候,甲必丹制度也被取消了。這是英人剝奪華人權益的開始。因此,巴素博士說:“鑒於政府管理的進步,以及私會黨的勢力打擊,甲必丹制度已經不適合時代了。”

代之而起的是“華民護衛司署”。1877年,英政府任命瓦爾打‧亞歷山大‧白麒麟(Walter Alexandar Pickering)為華民護衛司,華人通稱為緞白麒麟。

白麒麟曾寓居台灣,因而通曉四種中國方言,初被委為華語通譯員,繼後受重視,出任新加坡第一任“華民護衛司”,繼之設第二護衛司署於檳榔嶼。

護衛司名義上是保衛南來的華僑,或被稱為“新客”或“豬仔”的,但事實上卻全面地管制華人社會的活動。

當護衛司署開設之初,政府曾規定應由歐籍人士之中熟識中國方言者擔任,以作為當地政府與華僑社會的萬能“連環扣”也。

護衛司所執行的職權,大部份關於移民入境事宜及觀察的問題。從很多方面觀之,其範圍可謂極大,華僑任何活動,如社會、經濟及政治等問題,均與護衛司有密切關係。

此外,也調解勞資關係,立為仲裁人。他同時是社團註冊官,用以克制私會黨的活動,且對婦孺進行保護,以消除“妹仔”(即婢女)制度。其他如家庭口角、離婚、商業糾葛、兒女失落、解除婚約,以及其他任何一百零一件事務等等,紛至沓來,以請求“大人先生”傾聽他們控訴。“參見美羅佛洛( S.M.Middlebrook)及賓歷(A.W.Pinnick)合著How Malaya is Governed,由曾泉源譯,1941年4月出版”。

華民護衛司權力之大,自不待言。1904年,海峽殖民地與馬來聯邦的華民政護衛司,改名為“華民政務司”;於1934年,馬來亞華民政務司的聯合委任,宣佈設立。這個制度一直沿用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為止。

© 2001 Bukit Pagar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