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仔與新客的悲境 - Malaysia Bukit Pagar

老照片老回憶

南來的緣由
簡陋的帆船
華人與甘蜜
礦工多華人
身家少得可憐
非人的估俚間
華人吸毒最多
馬來西亞華人
政治思潮演變
豬仔醜惡的名字
華人先移植樹膠
生活貧民窟的華人
回顧華人南來歷史
華人為甚麼叫唐人
華人人口迅速增加
豬仔與新客的悲境
甲必丹制度的興起
設立華民護衛司署
新法令鎮壓私會黨
華人社團紛紛出現
中國政治衝擊深遠
中國領事無能為力
馬華成立領導華人
獨立後改變老觀念
配和國情拓新政途


馬來西亞政治

  馬來西亞華人歷史
  老照片老回憶
  巫統歷史片斷回顧
  巫統黨爭大事記
  五一三悲劇
  一九六四年後政局
  馬來西亞共產黨
  馬華歷史
  印度國大黨
  政治情色
  百家論壇
  首頁


 
豬仔與新客的悲境 簡體中文

我們的祖先,為甚麼要漂洋過海,離鄉背井呢?這可以從大規模移植時期檢探討其因素。根據資料,華人絕大多數由福建及廣東省南來,也有相當數量從海南島過來。

這主要是因為地理關係,他們最先抵達馬六甲,繼後落腳檳城和新加坡,進入聯邦內陸的也逐年增加。

華人移居的高潮時期可分成三個階段,第一個高潮期,恰好是在辛亥革命失敗後軍閥大混戰的年頭;第二個高潮是國共對抗,第一次內戰時期;第三個高潮是日軍侵華時期。

這就是說,在亂世時期,農村經濟破產,生活困苦,加上西方殖民帝國,需要大量勞工在殖民地開墾,也就大開方便之門,讓一批又一批的華人湧入。

當然,在更早的時期,也就是在滿清統治下的中國,滿人當道,漢人遭殃,向海外移民者大不乏人。孫中山先生早年的革命運動,就是不斷在海外奔波,爭取華人的支持,即可證明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已有眾多華人在馬來西亞各地居住。

檳榔嶼是華人第一個被鼓勵移殖的地方。萊特於1786年正式佔領檳城後,便採取歡迎外來勞工的政策。巴素博士指出:“華人約於1793年開始墾植。”到了1804 年,在全檳1萬2000名人口中,華人佔了五分之二,尤以市區,更是華人聚居所在。

早期的華人,是通過所謂“豬仔”的販賣方式到海外各地謀生。外人稱之為“苦力貿易”(Coolie Trade)。在香港、澳門、汕頭及廈門等地,皆為“豬仔”的“販賣市場”。

史料證明,1800年,檳榔嶼已出現轉賣華工的公開行情,立約勞動一年的華工,售價為大洋卅元,由於南洋殖民地的開發事業日益發展,對廉價勞動力的需求不斷增加,羅致華工的方式,已由原來通過同族、同鄉和戚友的提引,發展為販賣牟利的商業投資活動。

這種拐騙、擄掠和販賣華工的行為,俗稱“賣豬仔”。

19世紀初十年開往南洋的豬仔船,一船可載1200人,直到1911年到達海峽殖民地的華人,已達26萬9854人。

“豬仔”來到南洋各地後,被迫訂立契約,先是一年,後改為3年,說是賣身,身價銀卻被豬仔頭拿去。這筆錢由豬仔長期勞動償還。此外,僱主和工頭還通過高價供應生活用品、賭局、煙館種種方式,剋扣勒索,到期欠債未清,只得繼續賣身。

雖然英屬馬來聯邦政府於1914年宣佈廢除“豬仔”制度,這種形式的更換,並未消除中間人的剝削。不過,“新客”的名稱,比起“豬仔”倒好聽得多了。只是實質上未有多大的改變。

巴素博士就是把“豬仔”制與“新客”制混合起來,以致戈登孟斯也把他們混為一談。

前者這樣描述道:“在正月或二月,帆船復再駛抵檳榔嶼。一般預期的顧客,更爭先恐後地湧上船替“新客”贖身。

如果是一名工頭、裁縫師、金匠或木匠,每名付價10元至15元,苦力價值6元至10元;至於有病的苦力,只值3、4元或更少。被贖出的“新客”,同意替僱主工作1年,每人每月的衣食費用為2元至4元。

假如一位“新客”未被贖出,便被看守在船上或一家倉庫內,直到顧客成交為止。他們的待遇都是不良的。”

戈登孟斯則寫道:“第一次世界大戰前,華人移民被提升成為‘新客’制度。富有的華人勞工召募者,在中國召募工人至馬來亞。介紹人安排工作,而新客則簽契約。這個制度在1914年被廢止。

事實上,豬仔制度結束後,新客制度一直延續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才結束。換句話說,南來的華人是一頁可歌可泣的血淚史。

© 2001 Bukit Pagar Group